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842章 葛老板夜巡手套厂

天成商会有三个总部。

一个位于运河开发区,主要负责中大型企业业务,包括拼团投资、拼团生产、辅助创业、企划指导、商会内部资金拆借。

一个位于枣市新城,主要负责微小型企业业务,包括拼团投资、辅助创业、个体户合伙人、税务相关帮助、连接中大型企业业务。

最后一个位于尼奥布拉斯,主要负责海外跨国集团业务,功能比较复杂,可跨国投资,可跨国贷款,可定点开车……

此开车非彼开车,而是大伙跟随葛大老板进军某区域市场,大杀特杀,或者进军某类股市、某类期货市场,收割就跑。

如今国际会员众多,比如霍顿财团、巴特菲俱乐部、法國雅高、南棒子ks、泰妹as、台省塑胶、南洋农业、正大国际……

以凝聚力而言,国际商会最团结,因为大伙得罪不少超级财团,不抱团十有**被弄死。

其次是枣市天成商会。

零散户,要么购买天成门头店,要么租赁天成商铺,要么接受天成资助,可以形容为天成这颗大树上的叶子,天成亡,叶子枯,而叶子枯,还有其它叶子在,对天成没什么影响。

最后则是运河开发区天成商会。

中大型企业主要跟随天成产业链扩张,许多老板本身就有资金和资源,加入商会是为了寻找新商机,如果没有商机,自然不会跟天成四处得罪其它地区的企业,说不定哪天就退群了。

对此,葛小天并不在意。

天成商会不可能吸收华夏所有企业,否则就是垄断。

而他在乎的是,为按照天成标准制定的45个工业大类,铺设的领头羊企业。

每个大类一套产业链,每个产业链包含两百个企业,每个企业又有数套生产体系,从原材料供应、半成品加工,到成品加工、产品运输、终端销售,一应俱全。

如此,哪怕天成被北美针对,也能依靠自身'苟'的资源,按部就班的带动亚区发展三年。

到时候,一路向西工程完善,亚区共荣,欧亚共荣……

不过,这些从工业革新后,犹如雨后春笋冒出来的企业,目前尚处于'幼年期',甚至有些伴随一路向西工程刚刚落地,需要天成对其进行精心'哺育'。

给他们业务,给他们订单,让他们赚钱、成长、壮大……

这就是揍倭岛的主要原因。

南棒子?

一个泡菜,到现在还没消化掉……

太不争气了!

前往运河开发区的飞机上。

葛小天签订一份文件,给北棒子无偿赠送一批医疗物资和电子产品,让对方刺激刺激南棒子……

……………

不多时,天成号直升机空降运河开发区。

早在去年,天成就撤走运河办事处,这也意味着整个项目完全结束。

从汽贸城开始,

运河星月湾、

莲花售楼处改造的家具城、

莲花体育中心、

运河cbd、

运河全民广场、

运河天成广场、

动植物园、

水上娱乐城、

仿制华尔街打造的东山金融街、

仿制硅谷打造的高新产业园、

天成机械、

笔墨纸砚,梅兰竹菊、

小商品市场、

运河无人行道主干线、

祥县枢纽计划拓展轨道、

运河综合码头、

国道北运河小镇、

运河南部民用机场……

以及中间夹杂的索菲特大酒店、天成无名大酒店、太阳纸业展示中心、龙天科技大厦、万事科技大楼、如意纺织产品中心、天成商会、济市大院、济市安全所、济市交通管理、舒大鸿驾校……

这是一座城。

由天成独资独立,亲手建造的新城。

葛小天站在机场中,遥望此景,感慨万千。

这种感受,远比面对锦绣川大学城要强烈无数倍。

因为那是大学城,这边是商业城市,建造那边的时候,天成已经颇有实力,建造这边的时候,天成……还是负资产。

越想,葛小天越感慨。

“我真牛比!”

道十一:“???”

你特么又发啥神经?

旋即,葛小天忽然很是想念少白头,如果没有少白头,天成也不会走得这么顺。

思索着,拨通智能一卡通。

对方很不爽:“干啥?”

“起来尿尿。”

“葛小天,你凌晨两点给我打电话,不,给你领导打电话,还是东山二领导,就这个态度?”

“呵呵,没啥,喝多了,想你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少白头沉默了足足一分钟,在挂断通讯之前补了句:“多喝点热水。”

葛小天乐呵呵的看着智能一卡通页面,犹豫许久,没敢给老于打电话。

喊对方起来上厕所,万一老于气不过,连夜封了天府集团的工地,他最后还得求对方。

“老板,先去那个生产厂?”

“手套厂。”

四叔跑去做三岔乡二领导,棉花种植交给了开超市的大毛老爹,也就是自家三叔。

三叔在兄弟几个里面没啥大能耐,但对比四叔,在生意上要活络许多。

当然,比不上葛峰同志和二大爷葛顺风,这俩是老油条。

而二叔……跟农七九是一路人,没法做对比。

三叔接管葛家村棉花种植项目后,凭借多年开超市积累的资金,和大毛第一年的年终奖,拿下祥县棉花种植项目,后来贷款,一举成为济市棉花大户,也是如意纺织、锦绣华夏供货商。

但如意纺织、锦绣华夏在其它地区也有分厂,尤其是沙漠小镇成立后,如意纺织与西北农垦军团签订供需协议,基本上用不到东山这边价格略高的棉花。

不过,作为工业大省,祥县、济市也有其它纺织厂、手套厂。

为了消化本地棉花,也为了冲击海外市场,天成商会基于祥县、济市的老纺织厂、老手套厂,以棉花半成品供应为切入点,以设备换股份,以技术追加投资,最终打造出两条受自家控制的棉纺织产业链。

葛小天要查看的便是祥县手套二分厂。

主要生产劳动保护手套、针织罗纹手套、内衬毛绒的棉纱花纹手套,这部分产品全部面向海外市场。

其它种类,比如塑胶、皮革,按照指型划分的五指、连指手套,要么在总厂,要么在三分厂、四分厂,主要内部消化或面向国内市场。

凌晨两点,坐落在国道北侧的二分厂,依旧灯火通明。

葛小天示意安保无需联系厂长,打开大门后,直奔车间。

天成承建施行高强度作业四班到,生产类企业则是施行八小时工作制三班倒,或十小时工作制两班倒,因为有的机器需要养护。

来到1号车间。

二十名身穿白大褂的小姑娘,头戴口罩,踱步在编制设备与自动化仪表之间,或挑线头,或补纱线,或调整数据,或推动存货仓……

车间末端,依稀可以看到两名身穿蓝色工装的小伙子,开着叉车将打包好的劳保手套,装进停在外面的集装箱中。

“累不累?”

由于互相都穿着白大褂,戴着防尘口罩,小姑娘没能认出来者是谁,下意识俩腿一并,昂头挺胸,左手举起,“回领导,不怕苦,不怕累,否则找不到工作抹眼泪。”

面对有点怂,又略带倔强的小姑娘,再听这话,葛小天忍俊不禁,满意赞叹道:“有觉悟!”

旋即再次问道:

“放松,别紧张,多大了?”

“十八。”

“工作多久了?”

“两年了,不过,我去年未满18,只做白班,今年开始,正式轮班。”

“对收入还满意吗?”

“很满意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