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十七章 任北音

许昭昭应邀上了丽妃的马车,不等她开口解释,丽妃先责怪起她来,我知道王府里待着烦闷,可下次逃出来玩好歹也带上两个护卫才是,虽然是在天子脚下,但也难免有照不到的角落,要是遇险了怎么办?

许昭昭听着丽妃不带半分责备的语气,心里头软了一截,我与丽妃娘娘非亲非故

非亲非故四字一出来丽妃就立马蹙起了眉头,责怪的打断她要说的话,而道:你说的这是什么话,再怎么你也要记得,你是皇室中人,你的母亲是公主,你也是公主。

许昭昭想,若是原主听过这话定然感动,却可惜,有的人总是要晚上那么些时候才出现,有的人注定等不到光,死在黑暗里。

丽妃看着许昭昭缄默,以为是自己方才那话说的过头让她什么伤心的往事了,于是忙转移话题说:我这下是要去端王府中的,妹妹不如同我一起。

端王?

一提到端王许昭昭就想到了被陈启煜折磨得不人不鬼的林姑姑,身上顿时窜上一层鸡皮疙瘩。

在皇帝的诸多皇子中端王在朝中的羽翼可以说是最为丰满,以后太子登基他大可做个摄政王。不像陈启煜这个清闲王爷,每月拿着朝中的俸禄,拿着皇帝私下给的零花钱,骄奢淫逸,也不为国家做点什么贡献,一点奉献都没有。

虽然想是这样想,但现在谁对她的命把握权更大许昭昭心里还是清楚,这样断然去了端王府,陈启煜那边她要怎么交代才好?

妹妹,妹妹?丽妃的呼唤声把她从沉思中拉回神来,许昭昭尴尬的笑了一下而后道:我只是在想,丽妃娘娘身为妃子,去端王府作甚?

许昭昭直言直语听得外面的老奴暗叹她是个无礼之人,但丽妃却并未因此生气,柔声回道:我自然是替陛下办事,太子久病不愈,而端王爷府中有一医师,因行动不便不愿走动,只愿在端王府煎药,故而每次都由本宫去往端王府取药。

许昭昭听完后又闻:太子得的是什么病?

丽妃略迟疑片刻,嘶了一声而后才无奈的笑着回道:好似是什么梅寒什么嗐,本宫不懂医术记不了全名,每日只管照看太子就是了。

如此,是昭昭冒犯王妃了。许昭昭沉思一下,毕竟身份有别,她也就没再逼着继续追问。

丽妃对此像是毫不在意,说:你我本是自家人,大可不必客气。她顿了一下,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,不过初次见面,皇奶奶说你像戚家小姐,可真真是吓到我们了。

想来是皇奶奶思念戚小姐至极了,才会说出那样的话来。许昭昭苦涩的勾了勾唇角。

若硬要拿戚盈余和许昭昭做比较,那戚盈余就是夏日里明烈的骄阳,许昭昭却是冬夜里寂寥的寒星。

一个在白昼闪耀,一个在冬夜寂寥。

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人。

许昭昭叹了口气,丽妃也跟着叹了口气,戚家小姐少年天姿,有不输男子之勇,且又容貌迤逦,怎么会有心疾。

许昭昭不知说什么好,一堆话哽在喉头说不出来,只能附和着一边叹气一边附和,是啊,是啊。

就两人攀谈闲聊的功夫马车就已经到了端王府府门。

许昭昭立在端王府前,要说翊王府的门是纸醉金迷的奢豪,那端王府就是内敛沉稳的端庄。

丽妃从马车上取下一个食盒,再问:妹妹要不要同我一同进去坐坐?

许昭昭连忙拒绝道:多谢娘娘好意,只是昭昭突然到访怕是不合礼数,下回,下回同翊王殿下一起。

丽妃听她这么说,面色却凝重了起来,她将食盒递给身后的丫鬟,微微蹙着眉头将许昭昭拉到一边去,语气中不掩有些担忧,她说:你我年纪相仿,你的痛处我大抵是懂些的,你在皇奶奶面前提和离,定然是吃了不少的苦楚才敢有如此行为,启煜这孩子的心性我们都是知道的,指不定什么时候便将在外受的怒火发到你身上了。

丽妃说着顿了顿满眼忧心的看着她,我想我们都是命不由己之人,故而才多嘴这几句,想来你也知道,启煜的母亲是西域之人,西域奇术甚多,有的甚至谋了人性命都不会让仵作查出来,妹妹切莫全然依靠于他。

许昭昭听丽妃说完,抬手对她深深行了个礼,丽妃娘娘之言,昭昭谨记于心,娘娘的恩德我也会一直记得的。

你自己注意便好。丽妃轻轻的拍了她的手背,转身提过食盒进端王府去了。

许昭昭站在门外,注视着一行人都进去后才回身往后面走去。

她细细回味的着丽妃说的话,却始终觉得她方才说那话时的神情有些不对,像是话里有话。

有的甚至谋了人性命都不会让仵作查出来

戚家小姐怎么会有心疾?

这两句话陡然从她脑子里冒出来,许昭昭顿时身形一僵定在了原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