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七百一十一章想追星都杜子美(十六)

(十六)

风吹雨淋,无人打理,布满了灰尘和蜘蛛网,勉强能够隐隐约约看到石像似是两只瑞兽。

只是瑞兽的眼睛却被鲜血染红,底座上似是还有某种奇妙的血咒。

血咒蔓延,也不知指向何方。

说实话,笙歌不喜欢所有阴森恐怖的东西。

她喜欢新鲜有趣美好的。

可谁让李白对这一切充满了好奇呢。

阴风吹过,却无一片槐树叶落下,诡异至极。

走过长长的青石板路,阴暗邪恶的气氛一扫而空,柳暗花明取而代之的古色古香平和宁静。

古色古香的屋子,烛火闪烁,隔着烛火,似是还能隐约看到映在窗户上的影子。

“子美,你说那就是传说中的鬼吗?”

李白附在笙歌身侧,耳语呢喃。

“离远点儿说话,我能听清楚。”

说话就说话,靠这么近干嘛。

笙歌甚是傲娇的想着。

“至于是不是鬼,一看便知。”

呵,什么时候鬼都可以有影子了?

管她什么魑魅魍魉,既然来了,那就一探究竟吧。

“你退后,我先行。”

“子美,你莫怕。”

李白牢牢的站在笙歌身前,把公鸡往笙歌怀里一塞,解下腰间装着黑狗血的酒壶,一手执桃木剑,弓着腰,小心翼翼的推开了门。

设想中所有惊心动魄血腥暴力的场面都没有出现,书房内空无一人,只有昏黄的烛光,满屋的墨香。

书桌上有一幅美人像,画中女子大气动人,明眸皓齿,红衣惊艳四座。

这红色?

血?

这画纸?

人皮?

难不成她这又是莫名其妙的穿越进了聊斋画皮的世界?

看着也不像啊。

“别碰……”

笙歌拉住李白的袖子,急声喊道。

这幅画的确是画功不凡,十分容易让文人才子生出惺惺相惜之感。

可更不凡的不应该是材质吗?

李白虽不解,但也乖乖的缩回了手。

“可有不妥?”

李白轻声问道。

“嗯,你看这画中女子得身段像不像方才映在窗上的倒影?”

“还有这些……”

“你看像不像人骨……”

骨扇,配饰,扳指,还有束发的簪子,甚至还有一个精心雕琢的小人儿。

这些配饰皆是经过了小心的处理,看保护也像是上心之物。

可若上心,为何又会有这些东西的存在。

人皮,血液,骨头……

这几乎已经能够能够组成一个完整的人了。

这宅子的主人到底是有什么深仇大恨,竟然这样肢解处理一个人。

不仅杀,而且死后还……

“子美,你说这会不会就是这画中女子。”

李白不确定的问道。

要不要一开场就这么惊悚啊。

他是想看鬼,但这个鬼是不是太惨了些呢。

“十有八九是吧……”

笙歌也不确定。

“小心。”

只见那些骨头突兀的泛着幽幽蓝光,轻轻挪动,一点一点,那些放置的物件组装成一个完整的骷髅人。

骷髅人缓慢僵硬的挪向那幅画,画与骨头贴在一起,一个美艳的女子便俏生生得出现在书房中。

那个精心雕琢的小人儿飞向女子的胸口位置,女子顿时便有了生气。

为您推荐